羅賓LINE廣告圖2015  

6顆星2  

c1  


  

京誠

值得推薦的房屋二胎 房屋借錢 當日撥款喔! 豐原房屋借款 西屯房屋借款 北屯房屋借款 南屯房屋借款 烏日房屋借款 大里房屋借款 沙鹿房屋借款 清水房屋借款 太平房屋借款 新社房屋借款 大雅房屋借款 大甲房屋借款 后里房屋借款 梧棲房屋借款 神岡房屋借款 龍井房屋借款 大肚房屋借款 石岡房屋借款 潭子房屋借款 外埔房屋借款 東勢房屋借款 霧峰房屋借款 和平房屋借款 東區房屋借款 南區房屋借款 西區房屋借款 北區房屋借款 中區房屋借款 全省房屋二胎三胎借款,土地借款 土地持分借款( 建地,農地,山坡地,林地及各種科目土地都可,持分也可以借款) 全省服務 土地一胎借款,二胎借款,三胎借款 中壢.平鎮.楊梅.龍潭.八德.蘆竹.桃園.龜山.新屋.大溪.大園.南崁.觀音.龍岡.埔心.內壢.山仔頂 台中.大安.大甲.外埔.清水.神岡.后里.東勢.梧棲.沙鹿.大雅.潭子.豐原.石岡.新社.龍井.西屯.北屯.大肚.南屯.西區.北區.東區.南區.太平.大里.烏日.霧峰.中區.和平.北投.士林.內湖.松山.中山區.大同區.中正區.信義區.大安區.文山區.萬華.南港.宜蘭.頭城.礁溪.壯圍.員山.羅東.五結.三星.冬山.蘇澳.大同.南澳.中壢.平鎮.楊梅.龍潭.八德.蘆竹.桃園.龜山.新屋.大溪.大園.南崁.觀音.龍岡.埔心.內壢.山仔頂.基隆.七堵.八堵.安樂.中山.仁愛.信義.中正.暖暖.五堵.新北市.烏來.三峽.新店.石碇.坪林.鶯歌.樹林.土城.新莊.板橋.中和.永和.深坑.平溪.雙溪.貢寮.瑞芳.汐止.三重.泰山.林口.八里.五股.蘆洲.淡水.三芝.萬里.石門.金山.新竹.竹北.竹東.新豐.關西.湖口.新埔.峨眉.尖石.五峰.橫山.芎林.北埔.寶山.高雄.楠梓.台南.永康.嘉義.彰化.南投.金門.台東.屏東.花蓮.澎湖.房屋二胎借款,房屋借款,二胎借款,當日撥款,急用借款,房屋三胎,急用借錢,低利貸款,低利借款,利息最低,房屋二胎,二胎增貸,土地借款,土地二胎,三胎借款,二胎,三胎,借款,貸款,增借,增貸,農地借款,農地二胎,持分,持分借款,房屋持分,土地持分,房屋貸款,房屋增貸,房屋增借,土地貸款,土地增貸201712114

 

從校區旁的山丘遠眺鐘樓berkeley campanile以及舊金山市區 圖/陳祥生提供
分享


留學夢誰沒有,但在種種現實的考量下,許多人總是沒有勇氣踏出那第一步。

我也是如此,碩一時的我甚至質疑自己是否真的適合再繼續念化學,當時我看不到自己的研究在除了期刊上的「影響因子」(Impact factor)之外,能在社會上造成什麼影響,或是帶來什麼實質的價值。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熱衷於研究就想出國唸研究所就如同於盲婚,而出國交換算是折衷的「約會」,讓自己知道是否真的對研究與異國生活有興趣。



UC Berkeley是清華大學最有名的姐妹校之一,其學術表現以及對社會的貢獻不在話下,此外,有別於一般大學,它的化學與化工系隸屬於同一個院級,而非像大多數學校將化學、化工分別設在理學院與工學院之下,這樣的好處是在化學領域中有更高頻率的工程師與科學家之間的對話與合作,工程師與科學家看事情的角度略有不同,也就是這兩種不同發現與解決問題的力量幫助我們不斷消化著種種環境上的真實挑戰。

其實,從一開始申請簽證時就間接決定了這年的學習模式,由於我比較希望把時間花在研究上,當時申請簽證時選擇了 J-1 Visa 而非 F-1,J-1 Visa 並沒有修習學分的必要性,在時間安排上較為彈性,但選擇 J-1 Visa 因為不需要繳學分費,因此 J-1 Visa 的持有者不具有資格申請許多海外的獎助學金以及許多校外工讀或實習機會,如果有想要到海外企業實習或是拿修課學分的打算需要注意。

我上下學期各旁聽了兩門課程,有些教授很歡迎旁聽的學生,有些則不然,由於旁聽生沒有繳學費,依照當地使用者付費的觀念,他們並不會花多餘的心力在旁聽生上如幫忙改作業或考試等,偏偏扎實的學習免不了寫作業及考試,所以旁聽的收穫比起扎實修課來得差上許多。

Bell group 期末實驗室?合照 圖/陳祥生提供
分享


如果要選擇旁聽,推薦多選討論式課程,這些課程多半是訓練學生思考表達能力,如我修習的 Product Development 課程就多半是 case study 以及課堂討論,常常也有些在灣區的相關產業的校友來課堂上演講,這種密集討論的課台灣較少見,且以英語參與討論對我的口語表達能力是更上一層的訓練。

還有些課程結合了線上平台也值得推薦,現在Coursera, Edx 等線上教育平台正夯,Berkeley 當然也不例外,旁聽這些課程的好處是寫線上作業電腦會幫忙改,且上課投影片以及其他資源通常教授較不吝於分享給旁聽生(畢竟都已經分享給世界各地的學生了)。

Product Development 上課情形,右為授課?老師 Keith Alexander 圖/陳祥生提供
分享


我將多數時間花在實驗上的學習,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希望跨的領域與我碩班所學的領域有些差距。大學時唸化學與材料雙專長的我,碩班雖然念的是化學研究所但做的題目較接近材料科學,這一年在Berkeley的研究生活讓我重回化學的懷抱,認清所缺乏的底子。

我在緊鄰校區的Energy Bioscience Institute (EBI)作研究,題目是有效地將醣類分子催化成可以再被做成燃料以及高級潤滑劑的中繼分。EBI是由英國石油公司(British Petroleum)所資助的,第ㄧ次在企業資助研究機構裡做事,心裡好有好多個「WOW」:除了硬體設備應有盡有之外,由於企業給錢,許多題目也都是充滿實用性,與產業關係密切,然而這對研究來說是個雙面刃,一旦企業覺得題目發展性不夠,短期無法從中獲利,停經費也是毫不手軟,我也目睹了這樣殘酷的真實:2015年初BP宣告撤離大半在EBI以及在San Deigo實驗室的投資,數以百計的研究員直接受到影響,被迫另尋工作——能見到如此的真實其實也是件幸運的事。

我與兩位華裔 PhD 同事,背後為緊鄰校區的 Energy Bioscience Institute 圖/陳祥生提供
分享


另外一件幸運的事是今年剛好Group裡有個跟MIT教授合作的Project,沒想到指導教授竟然信任我讓我獨立設計實驗,我也受到許多獨自寫學術文章的訓練,雖然是個較小的Project但一年下來也能夠寫篇完整的故事,已經刊登在Wiley的ChemistrySelect期刊上。

回台灣前與 EBI 化學組的同仁以及 Bell Group 組員聚餐 圖/陳祥生提供
分享


國際會館(International-House)生活



在校區的東南方,有一棟屋頂呈半球型的建築,這是已經八十多歲,住了六百多個來自世界各國朋友的International House。當初在選擇住宿地點時其實有點猶豫,因為I-House 的宿費比校區周圍來得高,就算最便宜的雙人房一年也要將近四十萬台幣,後來再仔細算了一下,由於 I-House 有包含伙食,比周圍自己找房子的消費雖然稍高但還在可接受範圍內。

學年結束時在 I-House ?口大合照(本?在前排綠?) 圖/陳祥生提供
分享


國際會館的居民組成是有被精心篩選過的,當大家在申請時國際會館會依照所來自的國家有一定比例的限額,所以在國際會館裡並不會有「主流文化」,跟走在校園裡亞洲人居多的環境很不一樣。

在國際會館的生活,可以說是我在柏克萊生活的重心,除了平時跟各國朋友在餐桌上聊天?各種派對的交際之外我還參與了幾件事讓這年在國際會館的回憶滿載而歸,在下面詳細說明。

Resident Council 學生議會



每年,International House 會選出 12 位代表,負責舉辦 I-House 裡頭大小活動, 以及反應居民需求給 I-House 的行政單位,這年十二位代表選出來後,發現印度與法國的學生比例為最高,接下來是美國,其他的夥伴有來自英國的、黎巴嫩、澳洲與挪威,而我是唯一一位亞洲人。

這種跨國際的合作對我來說是很寶貴的經驗,我學習到很多政治、交際應對的技巧,而也在這樣多元的組成裡更看清楚自己的長處與短處。

(上)2014-15 Resident Council (下)1931 年第一屆 Resident Council 圖/陳祥生提供
分享


其中,印象讓我最深刻的是下半年時由於 I-House 餐廳的大規模施工,造成居民與行政單位的許多衝突,甚至發起拒絕繳住宿費的抗議活動。

我們從中協調,舉辦居民與行政主管的座談,一方面合理地把意見上呈,對行政單位表達居民的不 滿,一方面緩和居民的情緒,讓情況不至於演變成失控的對立。其中有一位來自挪威的夥伴 Ingvild,在最關鍵的時刻做了讓我大開眼界的事:她在網路上對居民展開調查,匯集一份份受影響居民的回饋,沒想到竟然把看似主觀的抱怨整理 成一份合理且有一定程度客觀性的報告,分析出受到工程影響的程度分佈。

而在跟董事會報告時,也爭取到了幾位董事的支持,同意這件事是 I-House 行政單位的疏失,而從一開始否決理賠到答應賠償部分居民。儘管最終的結果離我們一開始的訴求還是差了一點,但在過程中讓我學到了很多,而我也發現到大多數亞洲學生不太會參與類似的政治活動,其中一位董事就曾對我說,他發現到大多數來自東南亞,包括大陸學生,多半都只把 I-House 當作一般宿舍,鮮少有學生願意參與公共事務。

(左上)來?自澳洲的 Julian 為了在 I-House 留下一份回憶鼓起勇氣在離開前上台演奏(左中)活動常常爆滿?夥兒站在?旁也是看得不亦樂乎(右上)來?英國的 Leela 將把對美國約會文化的不滿寫成 rap 驚艷全場(下)和我一起主辦的Sebastian 以及 Firdaus 圖/陳祥生提供
分享


Talent Showcase



在 I-House 裡,我發現到學期剛開始時大家很樂意跟與自己文化背景差異懸殊的人們打交道,但兩三個禮拜之後,小型社交圈開始建立,多半居民還是回到自己最舒服的位置,與自己相近的朋友玩在一塊,而在餐桌上,我常試著融入其他群體的對話中,卻發現缺乏相似的文化背景,有時真要聊也聊不起來。

一方面,我的英文程度只夠讓我一次專注於一個對話中,二方面英語系國家的人們一聊起天來一定是多對多的對話方式,很少人會慢下來,或是修飾自己的口音只為了讓一個人加入對話,這樣的挫折讓我有點失望,失望在這樣多元的環境無法充分地自我表達以及聆聽。

除此之外,I-House 裡雖然有許多在聚會表演的機會,但多半需要事先經過篩選及排練,有幾位非常希望能登舞台表演的朋友常常因為官方的篩選而無法登上舞台。

用台北經驗當靈感 創造對話



這些困擾,讓我決定與其他兩位朋友,來自加拿大的 Sebastian 與來自美國的 Firdaus,在 I-House 每個月辦一次 Talent Showcase,但這裡的 Talent 相對廣義,主要概念是任何參與者都可以擁有五到十分鐘的時間使用麥克風在觀眾面前做任何事,不被侷限於任何形式。

這靈感,來自之前在台北Red Room 參加的 Stage time and wine 沙龍活動,在這任何人可以在台上創造自己的情境,把自己想表達的想法或情緒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出來,而我也用了這個機會在台上說出了很多平常在餐桌上沒機會說的想法。

因為這個活動,我得到了每個月對來自世界各國的人們說心裡話的機會,而且透過這樣貼近的交流我知道他們是真的在聆聽。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來自英國的朋友Leela,平常有點害羞不太多話的她,竟然有次上台把她對政治的想法用饒舌的方式唱出來,還記得第一次上台的她顯得些許緊張,還請了一位朋友陪她上台,沒想到她第二次上台就駕輕就熟了,她在活動之後跑來對我說:謝謝你,如果不是這個活動我大概永遠也不會做出這樣子的表達。

每次活動前的海報設計 (圖中跳現代舞的是來自德國的 Laura) 圖/陳祥生提供
分享


儘管 I-House 中本來就存有許多官方辦的表演活動,但大家對 Talent Showcase 的熱情毫不受影響,主要是形式相對自由,且與觀眾距離近,有別於大型表演活動繁複的選拔排練,且與觀眾在空間上的隔閡。

曾有一陣子 Talent Showcase 差點被停辦,只因為行政單位覺得 Talent Showcase 造成官方活動的表演者及觀眾的減少,拒絕借場地給該活動,我和夥伴們只好反覆地與行政單位協商,以及參與者的聲援,才得以持續舉辦 Talent Showcase。

從一開始約五十位左右的參與者,幾次活動下來口碑漸漸建立,大家開始對這個社群有了歸屬感,到離開 I-House 前最後一次活動參與者超過百位,而幾位留下來夥伴說他們會繼續辦,希望可以透過這樣分享的理念而延續下去 。

Chinese New Year themed coffee hour 活動情形 圖/陳祥生提供
分享


Chinese New Year x Lantern Festival Coffee Hour



每個禮拜三晚上, I-House 會固定舉辦 Coffee Hour,常常有居民自主發起具有國家/文化主題的 Coffee Hour,如:Dutch coffee hour, Persian coffee hour, Singaporean coffee hour……等等,負責居民通常會準備該文化的食物、音樂、佈置甚至表演,而我也在農曆年的時候邀了幾位朋友辦了 Chinese New Year Coffee Hour,一夥人之中有來自中國大陸的、香港、新加坡與馬來西亞。

最大的收穫,不是我們讓多少人認識農曆年,而是自以為很懂過年的我重新認識了不同地區的華人過年的方式、各地區不同的節慶音樂、吃的零食等等,都讓自己開了眼界。

當天我們放鞭炮音效、教大家寫書法、猜燈謎、發紅包,玩得不亦樂乎,而活動之後我們也收到不少回饋,說是當時他們見過幾次稱得上 Organized 的 coffee hour 之一。

學習收放自我視野



這年在研究上學到很多,發現作科學很多時候急不來,越是六根清淨與世無爭時,通常都是比較有靈感的時候,跟寫書法一樣,靜下心來才會發覺有些事越是找捷徑反而離初衷越遠。

但難就難在一切又不是那麼理想,拿企業的錢就有比拿政府資金更大的壓力,如何有效率讓出錢的企業滿意又不失科學的精神,在這裡學到很多。

在那些真正的高手身上,看到視野的縮放自如,對宏觀的方向、如何改善世界,有自己的見解,了解自己的定位,而當視野從巨觀移動到微觀時,在許多細節上也不失嚴謹,一板一眼在這個領域應該屬褒大於貶,想做些有影響力的事, 這些能力真的少不了。

在這裡也見到許多良性循環:對實驗室其他夥伴抱持開放學習互助的精神, 許多事情常常事半功倍,比起爭功計酬藏私的環境,實在好得太多。

重新審視10年規劃



工作生活平?也是良性循環之一,這一年生活作息正常,週末常常到處走晃,工作與生活的平?提升,但學到的東西卻不比以前少。

看到別人一步一腳印的真功夫,了解自己的不足並希望再度接受應有的訓練,哪怕繞了遠路,告訴自己不要怕、不要躲那些該受的試煉:經過這年後我從原本認為將來不走學術就不必念博士,到現在轉而認為只要是將來想做跟科學有關的工作,PhD的訓練少不了,也直接影響了我未來十年的生涯規劃。

這一年除了實驗室與課堂的學習之外,在這裏也學著與各式各樣的人團隊合作、一起共事,雖然過程不免爭執碰撞,但也是讓自己學著在與自己非常不同的人身上找到他們優點,想辦法讓自己彌補團隊的不足,然後一起完成任務。

珍惜自己的根



在這年,也嘗試把台灣的人情味與精緻帶給大家,雖然剛來時自己常常被歸類為是亞洲或是大陸學生,但漸漸得透過舉辦活動與分享食物與音樂建立起差異化,還是能讓別人認出台灣的不同。有趣的是自己在過程中接觸許多本來在台灣不懂珍惜的事物,如在端午節包粽字或是寫書法練字,在太平洋的彼端居然反而有興致了起來。

在異鄉,這些傳統文化精神層面的事物顯得格外珍貴,很慶幸這樣的本質有留下來,沒有完全被洋化。

文/清大化學 陳祥生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嘰咕Park,原文標題:#我的交換生心得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上)(下)




【相關閱讀】(連結至嘰咕Park)

#我的交換生心得 墨西哥瓜達拉哈拉大學
#我的交換生心得 西班牙巴塞隆納大學

    全站熱搜

    ★【京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